Π为什么不能被写尽

我的父亲曾是一个小有成就的数学家
教育家吧
我小时候
追问我父亲最多的一个问题
就是Π为什么无法被穷尽
因为我的父亲曾经给我讲过一个
关于Π的故事
非常神奇的故事
这个故事很简单
我的故父亲跟我说
Π就是我们整个宇宙
因为Π是一个永不重复
无穷无尽的数字
因此了就可以说我的生日
我设置的银行密码
甚至是我的手机号码等等等等
这些
都必然会出现在Π这样一个数字当中
而如果把我们的
说话的语言字母换算成数字的话
那我说的每一句话
我现在说的每一句话
包括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图书
都将
一言不差的写在Π这样一个数字当中
包括你我一生的故事
包括整个宇宙未来所有的故事
以及过去所有的故事
都将在这个Π当中
这番顿说了非常的理性
逻辑无懈可击
这绝对不是一个传统
中国人能够讲出来的故事
一定是一个
理智的学者讲出来的故事

在当时思维当中是非常缺乏理性的
自然无法去用理性思维
辩驳我父亲这样一个故事
所以就只能去追问我的父亲
去诡辩的和我父亲讨论另外一个问题
就是说谁说Π无穷无尽
如果Π被穷尽了
那我们这个世界会有改变吗
会有变化吗
如果没有变化
那证明Π
不能被穷尽可能就是一个幻象
而这个幻象的背后
一定有今天的秘密
大概到了2,000年左右
我十几岁了
有一天看到黑客帝国
看那个片子的时候
我突然就有一种得到的感觉
突然就似乎明白了Π为什么
不能被穷尽

就怀着一种得到的心情去跟我父亲聊
我告诉我的父亲
我今天看了一部影片对吧
我知道了Π为什么无法被穷尽
就像你所说的
Π代表着我们这个世界当中的原型
代表着我们这个世界当中的曲线
我管不了那么多什么Π对
穷尽以后我们的曲线就不存在了
我们的微积分就不存在了
我们的集成电路等等等等
就世界都不存在了
科学的基石也不存在了
这些我管不了
我能够
想到的就是说如果Π被穷尽了
那证明我们这个世界上没有缘
没有缘
我们就只能够说缘是一个多边形
那这样我们把世界不断的放大放大
放大的时候我们看到的不是圆
而是一个小小小小的线段
那这像什么
这就像一个一个像素一样
那就证明我们这个世界
可能就是一个一个像素组成的
那这就证明
黑客帝国是真的
我们这个世界是魔力的哈
我至今记得我父亲听完我这样一番
用科幻小说
去证明Π无穷无尽的逻辑以后
犹豫了很长很长的时间
然后他几番欲言又止
最后只能够跟我说
以你的自立和劳动
你大概也只能这么认为了吧
我听到我父亲这句话以后
真的当时是非常的高兴
非常的开心
我就拿着我的这一番学说
去很多很多的同学面前跟他们讲
告诉他们我们这个世界是虚拟的
我们的Π无法被穷尽
是一个幻象
黑客帝国里面描述的虚拟世界
是真实的
我们就是一个虚拟世界
哈哈当然也有同学来反驳我
我的同学就会问
既然科学
已经证明了Π是一个无穷无尽的数字
那你这一番论述
不是恰恰
佐证了我们的世界不是模拟的吗
我当时的诡辩
真的现在想起来
自己都有一些佩服我自己
我当时既然跟我的同学说
那这不就恰恰证明
我们的科学
其实就是神手中的一根细线吗
神哪一天不高兴
只要稍微动一动手
我们的科学就会被斩断哈
可能到那一天
我们的Π突然就被囚禁了
我们整个世界就是模拟的了
我们整个这个现实世界就被神覆灭了
上面讲的这些故事了
这大讣是我15岁以前
思维里缺乏理性
所导致的一些神棍逻辑吧
这之后
大概5年的时间
我开始迷恋
中国古代的诸子百家对吧
读了孔孟老庄
杨朱莫迪
开始迷恋中国的古典思维
在这之后
到了我大学的时候
我又读了迪卡尔
斯宾诺莎
莱布利兹
等等等等近代的西方哲学家吧
读琢着
我似乎就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
这个世界上原来有两种人
有两种思维
像我的父亲
就是一个典型的理性思维者
他是一个理性的学者
他永远是尊重个性
勇于冒险
永远的在追求
真理而我
十几岁以前的我
就是一个典型的古典思维者
这种思维之下
人们会充满了阴谋
要保持稳定
扼杀各种各样的个性
对吧而且
惧怕改变
女性思维了
源自大概500年前的欧洲吧
也就是中国明代朱启正和朱启玉
两兄弟轮番当皇帝的那个时代
而古典思维了
这可能是源自1.2万年前
人类的农业革命
那个时候
人类拥有了农业
因而养活了大量的人口
有了大量的人口以后就有了城市
对吧城市越来越大
那我们就要去追求城市的稳定
追求内部的稳定
我们才能够让城市越来越大
国家越来越巩固
因此我们就需要一种古典思维
来维护权威
来扼杀个性
来促进团结的统一
所以说
我们今天生活当中就只有两种人
两种思维
一个理性思维
一个古典思维
但绝不是说
这两种人一个生活在现代
一个生活在古代
近代西方为什么领先
因为大航海时代
因为工业革命
因为科技创新哼
这都不是根源
在我们的近代史这样一部血类史当中
甚至让我们当中的很多人认为
这可能是因为种族优势
人种区别
这更是无稽之谈
在我看来了
这一切一切的本源
就是因为西方比我们率先进入了
理性思维的世界
而为什么
我们不能够进入理性思维的世界
这恰恰是因为
欧洲西方的古典思维玩的太差了
我们把古典思维玩的太好了
西方由于一连串的历史巧合
让他们率先的走入了理
性思维这当中的来龙去脉了
我们下一期专门讲
今天我们还是围绕着理性思维
来讲点能够影响你升职加薪
发大财的现实问题吧
理性和古典这两种思维了
绝对不是对立的
也没有谁有高下之分
因为思想这个东西是无穷无尽的
我们只能够说在某一种情景之下
哪一种思维模式
哪一种思想显得更合适
比如我们在做数学题的时候
如果你运用古典思维去考试哈
那必然你会不及格呀
但是
你如果想用理性思维和你的老婆
或者和你的女朋友去讲一讲理哈
那这个结果你可以去亲身试一试
再比如
你用古典思维去做理化生的一些实验
那一定是会毁掉整个实验室的
而如果你想用理性思维
去说服很多很多人
说服他们要团结统一
说服他们要朝着同样一个目标
同样一个理想去前进的时候
我相信你一定会被累死哼
再再比如
你的上身突然可能有一天啪十几张纸
十几张数据摔到你的脸上
条条在你的控诉你的工作失误
批评你的工作态度哼
你在这种理性思维的条条框框之中
你是绝对没办法去反驳他的
而就在你灰心丧气不想干了的时候
可能你的老板就会请你吃饭
和你闹一闹家常
讲一讲故事
谈一谈理想
又突然让你觉得哇
老板真的是好温暖
我一定要为了老板的理想
为了我自己的理想拼命的奋斗
尽快的超越我那位不靠谱的上司
哈哈
这其实又被你的老板把你拉到了一个
古典思维的情境当中
理性思维者总是在和你讲逻辑
古典思维者
总是在和你讲故事讲情怀
哈哈
因此你看清了这一点以后
你会发现
你身边真正可怕的人
是能够在理性思维和古典思维当中
无缝切换
随时转变
随即应变的人哼
而这种人
往往都是你的老板哼
你的老板成功不是没有道理的
他们一方面要用极其理智的思维
去投资去把握公司的方向
去裁员去压榨
去断臂求生哈
但是同时也要用极具情怀的古典思想
古典思维去跟大家谈理想
跟大家讲故事
跟大家做人文关怀
一起树立大家的理想
陀的统一
陀的共同目标
哈哈维护自己的权威和自己的地位
所以我们经常在看透一个老板的时候
你对他真的是又爱又恨

恨的是他那种像威尼斯商人一样
极其理智的
刻薄吝啬
爱了爱的是他那种像
古典的东方圣人一样的人文情怀
人文关怀
一百年前
我们为什么恨不得
打破家里的一切东西
去追求德先生
塞先生而一百年后的今天
我们又重新提倡了我们的文化要自信
这正是因为思想没有尽头
思想也没有高低
理性思维让西方有了奸传力炮
有了科学民主
他们用这些东西在大概一百年前
打醒了我们
把我们从那样一个不思进取
不改变思想的环境当中叫醒了
我们才猛然的发现
我们这样一千年不变的旧思想
必须升级换代了
而一百年后的今天
我们自信我们的
思想在经过这样一个凤凰涅槃以后
已经得到了新的突破
已经重新走上了值得自信的道路
所以最后我想说一句俗语
送给我的所有听众吧
那就是当你遇到困难的时候
你一定要想思路一遍
天地宽朗
如果今天还有谁
再把两种思想拿作去对立
或者刻意的去保守自己的旧思想
那这和我们一百年前
日落在紫禁城里的大清朝
又有什么两样了
哼好了
最后我希望大家能够在我的
叨叨之下吧
我的自说自话之下吧
也去真真正正的用心
去读一读古今中外的思想家的书
去感受一下思想没有尽头
思想没有高低这样一句话
去活跃自己的思想
这绝对是能够影响你升职加薪
发大财的现实问题
如果看到这里
你还在向我
而不是你自己去追问
为什么Π无穷无尽哼
那你真的应该加强你的理性思维了
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很多的问题
和Π为什么无法被穷尽这个问题一样
是极其理性的问题
我们东方人
习惯于用古典思维去思考世界
很容易在这些问题上栽大跟头
所以很多这类问题
包括历史问题
都请你去看那些即使你看不懂
你也必须去看到
最原始的逻辑公式
最原始的数学表达
甚至是最原始的历史资料
用你自己的理性去好好的推理
好好的分析这件事究竟是什么样的
而非听一些别有用心的人
才曾像我一样给你讲故事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海报
Π为什么不能被写尽
我的父亲曾是一个小有成就的数学家 教育家吧 我小时候 追问我父亲最多的一个问题 就是Π为什么无法被穷尽 因为我的父亲曾经给我讲过一个 关于Π的故事 非常神奇……